从人口的角度分析政府为何要坚决遏制房价上涨

发布:admin2019-10-09 19:58 分类: 标签: 房价 上涨 遏制

  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下决心解决好房地产市场问题,坚决遏制房价上涨”。细心的朋友会发现,这与中央此前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遏制房价过快上涨”的表述已经不同。

  而随后的8月,重庆房管局与重庆市公安局联合印发了相关通知,严厉查处投机炒房、房地产“黑中介”、违法违规房地产开发企业和虚假房地产广告等4个方面违法违规行为,尤其是房地产领域职业化、团伙化、恶意化的违法犯罪行为。

  很明显,投机炒房已经定性为犯罪行为了。这印证了我们在7月发布的第七期楼市播报内容的分析。今天,我们上升到国家人口战略层面做一个简单的分析,从人口角度分析此次国家为什么要坚决遏制房价上涨!

  劳动人口下降

  适龄劳动人口,作为国家核心的战略资源,其规模可以说关系到一个国家的未来。可以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快速增长就是由劳动人口的辛勤付出创造得来的。而如果一旦人口红利消失,很多产业经济的发展也会受阻,随之产生一系列更加严重的问题。我国的劳动人口从2011年开始出现增长停滞,并且在近几年已经出现的下滑。

  

由于很多劳动人口即将老去,那么未来的劳动人口就需要持续的新生人口来补充,而目前的低生育率,也已经是我国客观存在的事实。恒大经济研究院发布报告也指出,2016年的总和生育率为1.62,低于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1.67,更是远远落后于全球平均的总和生育率2.43。政府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并且正在为此作出努力。

  出生率持续低迷

  但是全面二孩政策似乎并没有达到其理想的效果。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我国2017年新生人口数据显示,2017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63万。而此前国家卫计委对此的估计却是,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后,预计新生儿在2023万至2195万之间。而自从2011年开始逐渐放松生育政策以来,我国近几年的新生儿出生数总体小幅增长,并没有出现新生儿爆发式增长的情况。主要原因是一孩出生的人数快速下降,而且2017年是自我国20世纪80年代实施计划生育政策以来,首次出现二孩占比超过一孩的年份。

  上述一孩出生人数大幅下降的事实,也从侧面印证了网上很多年轻人对于婚育观念的现状,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对于结婚生娃这件事不是很愿意。在一些发达地区,初婚年龄甚至已上升到了30岁以上。例如,南京市民政局的统计显示,2015年南京人初婚登记总平均年龄达到30.4岁,比2014年进一步延迟0.3岁。2016年,南京市的初婚年龄进一步增长至31.6岁。而2017年,初婚平均年龄达到了32.6岁。而导致晚婚或者晚育的理由无非是生活压力大,结婚成本高昂,以及没时间没精力没钱养育一个孩子。毕竟,生育生育,生了还要养育。从出生到抚养成人,是长期净支出。

  无独有偶,美国也类似

  正如有在大城市生活的年轻人吐槽:“赚钱还房贷都这么累了,哪还有心思养娃啊。”高房价、入学难、就医难等问题,是现实中的“避孕药”。除房价外,生育观念的变化、育儿成本的提升、婚育年龄的推迟这些都是,房价只不过是被提到了首要位置。无独有偶,美国似乎也面临着类似的现象,虽然美国没有对生孩的数量有政策上的限制,但美国的房地产平台Zillow的报告指出,美国的房价和生育率之间存在着极强的负相关关系。

  Zillow的调查数据显示,房价每上升10%,25至29岁女性的生育率就会下降1.5%。其中的原因不难理解。高房价抬高了居住生活成本,从而降低了生育和抚养小孩的经济能力。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计算,养的花费在68万至230.5万之间。而大城市的教育成本(学区房)更高的情况下,高房价对生育意愿的负面作用更加明显。而且,小孩的出生会分散年轻人的工作时间和精力,从而会对个人发展造成影响,进而影响家庭收入。在高房价的压力下,经常会陷入买房子和养孩子二选一的难题。

  8月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一文指出,“面对低生育率,政府应该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加以解决,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我们认为,这种针对性的措施,其中之一就是“坚决遏制房价上涨”,这是一个改善生育环境、降低养育成本的关键动作。当然,包括育龄妇女权益保障、医疗、教育等政策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